Dear Apple, I’m leaving you


心有戚戚焉 ……

===============================================================

本文來自 Sky News 的經濟編輯 Ed Conway,他也是 The Real Economy 的作者。據36氪報導,他從1999年就開始使用蘋果的產品,到現在已經有13年時間,但蘋果最近的表現讓他感到失望,因此決定離開蘋果的產品,除非蘋果能重新帶來革命性的產品。以下是他致 Tim Cook 的公開信全文。

http://www.edmundconway.com/2012/10/dear-apple-im-leaving-you/

親愛的 Tim,

由於沒有好的方式,我就這樣來呈現。我正離開你,我們的這一段感情(大部分時間)還是很不錯的,但現在這已經結束了。我覺得我能做的,就是將我做這個決定的原因完完整整地說出來——我希望這能夠幫你在以後避免這種令人不快的分手局面。

從1999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有13年的時間,我就一直陪伴在你——蘋果的身邊。或許你已經忘了:我曾經是那個臉上長粉刺的小孩;我買了你一個可愛的小半透明的iBook。而慢慢地,我開始更傾心於你。你看:我有過兩台iMac,一些iBook,以及數不清的Macbook,一台用了快5年的iPhone,一台老iPad;我還有不少iPod、iPod touch和iPod nano。我甚至投資過一台Apple TV,還等過一個叫G4 Power Mac Cue的玩意。(是的!這就是曾經的我)

我承認我變得依賴你——甚至要和你寸步不離。記得我幾年前去美國時,還花了好幾百美元,確保我不會沒有iPhone——儘管我在學校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用。就像所有傾慕於你的人那樣,我很快發現自己正在兼職成為你最好的公關發言人:我花了很多時間勸朋友去買你的東西。我甚至寫了個博客說蘋果能成為活力、創新和成功的公司的原因。

和許多人一樣,我真的相信炒作。我從未想過我會說出這些話,但在這裡,我真的要說:我要離開你了。我已經用我的iPhone換了一台三星。

現在,我知道我應該這麼跟你說:『錯不在你,在我,』但我做不到這樣,因為現實是:『錯不在我,在你』。我知道你不喜歡列表(至少我相信這是你這麼多年都在避免做Mac OS或iOS任務應用程式的原因),但這能讓我貫穿整個問題:

iOS 6

是,我知道我不是第一個提到這事的人——但這並不代表這個控訴無效。這是真的,真的很恐怖。對於一個作業系統的新版本,我通常能夠原諒那一兩個小煩惱小細節,畢竟它們通常會在之後有所改善。但這次,我真的想不起有哪個新功能會讓機子有所改善。你做的所有這些變化都是減分的。

那個地圖應用完全就不成樣子;要知道,這幾乎是一台智慧手機中最常被用到的功能,這樣改變它意味著嚴重地顛覆它。是,我知道你已經高尚地敦促用戶使用替代的方法,但問題是即使我想在你的safari瀏覽器上用個Google地圖,我依然不能避免蹩腳iOS地圖整合進我每個需要定位應用的事實。

我知道你是個務實的傢伙:我甚至懷疑你可能會在將來給予用戶更改的權力。但問題是,這並不是iOS上唯一一個讓人不安的災難。說說iTunes Match。在之前的iOS版本時,我可以透過我的iTunes Match庫下載單曲。而現在你可怕的新作業系統只能讓我下載整張專輯,而且還不讓我在之後刪除它們, 所以在我iPhone因為沒有空間被迫刪掉珍貴資料之前,這些東西就已經讓我的iPhone『滿滿當當』。

這就好像你覺得我就不該有權利在我手機上立刻選擇或者刪掉我的歌那樣。說實話,這讓我覺得有點被控制。就像我所發現的,你現在似乎已經在單方面決定讓iOS接入電話網路而不是wifi了。而鑑於你因為秘密GPS跟蹤iPhone用戶而搞砸了,我已經覺得你已經意識到我們不喜歡這樣,而你卻表現得相當喜歡。這真的不酷,而這種狀況在之後卻越來越多。

所有你帶來的那些新的、讓人興奮的應用,老實說,太垃圾了。Podcast:沉悶並且傻。Facebook整合:應該好幾年前就做了。Passbook:呃——認真的?Siri的改進對我不起作用,因為像很多用戶那樣,我唯一和Siri互動的時候就是看看它能理解多少髒話(答案:這個數字讓人驚訝)。

你已經失去

是,我知道這樣聽起來有點殘酷,但實在沒有必要給藥片加上糖衣。我會說得詳細些:在我們大部分相處中,有兩件事讓我對蘋果有所依賴。第一件事就是你的產品可以比PC運行得更好。Windows的PC會中病毒,它們會很難修複,它們會自己崩潰然後留下你一個人抓頭。第二件事就是雖然你不是最創新的公司,但你會把事情做好。你不是第一個做智慧手機的,但你是第一個把它做好的。同樣的現象也在mp3播放器、平板電腦、家庭照片軟件和媒體管理上。你和創新無關,但你卻在執行和天賦上表現得很好。

但這些之後,就沒有了。這聽起來很可怕,但我真想不起你在iPad之後還有什麼被你重新想像得很好的大產品,而這已經有三年了。iCloud?沒有dropbox好,而且還更讓人困惑。FaceTime?很簡潔,但是和Skype比依舊稍顯遜色。iMessages?煩人,特別是它發兩次資訊的時候。Siri嗎?看我上面的觀點。Safari?沒有Chrome或Firefox好用。Safari的閱讀器功能?沒有Instapaper好用。我還可以繼續說,不過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了。

而且,我的Mac也不能好好運行了。我iPhone上的聯繫人並沒有和我的筆記本電腦很好地同步。光圈異常慢了,Pages和Numbers基本沒啥用。給人的感覺就是,你再也不做最好的軟件了,而且這看起來和過去很不相符。

你再也不酷了

再一次,這可能會是個打擊,但這是真的。這不僅是我需要忍受我媽也在用你產品的問題。事實上,蘋果曾經很前衛;它曾經是反主流文化的;它也曾經是叛逆的。我喜歡那樣。我喜歡你不願妥協的樣子。當你介紹iMac時,你拋棄了序列埠並且堅持所有人只能用USB端口,即使當時大概只有一個印表機是用USB工作的。你也是第一個拋棄disc驅動和DVD驅動的。這樣認為的並不只我一個人,我真的喜歡你拒絕將Flash放到你的設備裡。而且我喜歡你從來不像Google或其他大公司那樣,因為你和你的高管從來不會去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這種紙上談兵的會議。這樣的態度就蘊含著一種酷。

而現在,你變得很容易就妥協了。你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會終結嗎?就是你決定要在你的MacBook裡裝進SD槽的時候。為什麼?因為我不能想像曾經的蘋果會去做這件事;而在妥協當中,你已經變得太複雜。我還記得第一台iMac:它是第一台你不需要指導手冊的電腦。當iOS出來的時候,我發現我不得不下載156頁的指南去看看你做了哪些我曾經使用的設置。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蘋果說明書。

蘋果過去很純粹,這也讓它的產品變得更簡單和可靠;而這一路走來,這種純粹已經被弄丟了。更確切地說,以前賈伯斯領導的蘋果是純粹的:而當他不在掌權的90年代,它也做了我在這說的一些妥協。還有就是你的廣告。你曾經是那個想出了世界上最好廣告的公司。

而現在,你的廣告不僅僅可怕和傲慢——他們還比競爭對手的糟糕。最後,就是在禁止三星平板的訴訟失敗後,你發給三星的那封致歉信,是多麼的粗暴無禮。坦率的說,任何人讀了這封致歉信都會有一絲不爽。總之,你不再那麼酷了。

你正在壓榨我們

對於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並非是你糟糕的地圖,你可能會覺得有點驚訝。但確實不是iOS 6,也不是你再也不那麼酷。我態度的轉變可能會讓我不會再期待能從你那有更好的東西。

但不是這樣的,壓倒我最後一根稻草的是當你決定用最新的lightining 介面取代之前所有iPhone和iPad介面。我聽過你的解釋:讓設備可以變得更加薄,而且這個介面會更快,僅此而已。我不會去買了,主要原因就在於你看起來想讓產品的周期變得越來越短,計劃報廢(為增加銷量故意製造不耐用的商品)。你可能認為,一個產品變得過時的時間越短,人們就會買更多的蘋果產品。我曾經願意承認每次迭代更新都能帶來一些新的靈感、新的改進,但是當你發布lightening介面時,我不再那麼確信了。這意味著我不得不將我前些年購買的設備全部扔掉,這確實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特別是當lightining連接線並沒有比之前的快多少時。

不管如何,我猜測你可能會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時刻。最後,我認識到你已經以這種方式運行了多年:事實就是你放棄對舊有Mac相容支援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許多,你不允許我們從你的雲端下載和刪除我們自己的音樂。你已經發現,作為一個純粹的製造商不能讓你長期都能賺錢,你想要將自己變成一個準服務,這樣我們就會經常購買或者訂閱你的服務。我算是看透這點了,確實很有經濟頭腦。但問題是,這並不鼓舞人心,並且你的產品除了唯利是圖外,再也不能讓人擁有足夠多的驚喜,而且我對它感到疲倦厭煩。

我不再需要你了

沒錯,我已經認識並且醒悟到,沒有你我同樣過得非常好。過去幾年,我簡直不敢想像沒帶上我iPhone的情形。但是現在,你對我的打擊讓我覺得帶上你競爭對手的產品也是非常開心的事情,我怎麼知道的呢?嗯,事實是我並沒有完全對你忠誠,去(2011)年我就花了很多時間在其他產品身上,別發怒:我在iPhone與一部HTC的Android手機之間遊蕩,儘管兩者之間有一些差距,但是當我嘗試去忽略那些差距時,我發現也非常的好。是的,是會有一些不便和煩惱,但是我們相處的也很好。

而且我將繼續與它們進行友好的相處,因為Tim,我將離開你轉而投向Android。我能從任何一部Android手機那獲得我需要的東西,我的郵件、我的資訊以及地圖運行良好,我的通訊錄(它們儲存在Google並且與Android手機進行了更深度的整合)、Evernote、Instapaper、Whatsapp等同樣運行良好。我可能會離開iTunes Match轉而支援Amazon的Cloud Player或者Google Drive。坦率的說,要感謝你曾經給我們帶來的那些行動服務。我有點想念一些App,像Reeder就是我能想到的一個。

我會想念那些留在我iPhone裡的成百上千條資訊,我會想念…,事實上,我現在已經想不起來更多其他東西了。我將在某個時候把我的iPad掛起來,也會把Macbook Air放置到某個地方,但是還沒準備好轉向Windows。不過現在,當我再次購買計算設備時,將不會向從前那樣自然而然想到購買帶有蘋果Logo的設備。

別往心裡去,如果這樣做能激發你打造出更好的產品,這也不會是永久的事情,你仍然可以重新贏回我:但是你需要做出一些特別的東西,就像你曾經所做的那樣。重新發明電視,就像你重新發明手機一樣。變革金融業,重新設計家庭。Think Different,就像你的前任賈伯斯曾經所說的那樣。也許問題就在於你們不是同樣的人,你不是賈伯斯,或許,不管怎樣,我對你最近平庸的表現感到有點厭倦。

再見。

Ed

儘管我承認,一些城市的3D地圖非常酷,但是這並不足以補償你導致我失去的時間。

About 紅龜 CT Luh

I see, I think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電腦和網際網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